• <object id="dyc4v"><video id="dyc4v"></video></object>

    <th id="dyc4v"></th><th id="dyc4v"></th>

      <rp id="dyc4v"><ruby id="dyc4v"><input id="dyc4v"></input></ruby></rp>

        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被“全能神”奪走妻子的男人們

        作者:桑梓(編譯) · 2024-01-22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中國反邪教網2024年1月22日消息,通訊員:桑梓】2020年12月22日,澎湃新聞英文媒體“第六聲”(Sixth Tone)發布文章,報道早已被中國政府依法取締的“全能神”邪教組織暗中活動,將主要目標對準農村女性,利用欺騙和恐嚇等手段不斷吸收新成員,造成眾多家庭的親人分離悲劇。中國反邪教網編譯如下。

        對龍代兵來說,他的妻子如同死去一樣。

        2019年,龍代兵的妻子離家出走后,起初他還竭盡全力去尋找,在附近的村莊散發傳單,并向警方報告妻子失蹤的消息。

        龍代兵說,結婚的21年期間,夫妻雙方婚姻和諧,有三個孩子,過著平靜的家庭生活。2017年,他那目不識丁的妻子開始畫畫和做筆記,用錯誤的字母拼寫“上帝”,用“S”表示“神”。警察來到龍代兵在中國西南部重慶農村的家中,發現了這些筆記,還有一本模仿《圣經》的書,以及妻子寫給孩子們的一封隱晦的告別信。

        龍代兵在手機里存了那封信的照片,并向我們讀了信的內容:“請你們轉告一下你奶奶和你爸爸,因為現在環境惡劣,我暫時出去躲一段時間,等環境好了我再回來。你們不要找我,找我浪費錢。不要報警。如果有人問,你們就說我現在沒有信神了,現在出去打工了?!?/p>

        2020年9月,龍代兵和小兒子在重慶農村的家中吃飯。為了照顧家人,他放棄了上海的工作。圖源:第六聲

        龍代兵的妻子已經離開,和“全能神”一起生活了?!叭苌瘛币驯恢袊J定為邪教并依法取締。它更廣為人知的名字是“東方閃電”,是上世紀90年代初由一個名叫趙維山的東北人創立的?!叭苌瘛毙Q耶穌二次道成肉身,成為一位中國農村婦女。據報道,該女子就是趙維山的情婦楊向斌。在之后的幾年里,“全能神”從農村地區傳播到城市,在中國各地拉攏了一批追隨者。1995年,中國政府依法取締了該組織。六年后,趙維山和楊向斌在美國設立了總部。

        2014年5月,該組織的六名成員在中國東部一家麥當勞殺害了一名拒絕提供電話號碼的女性,引起了國內外的廣泛關注。在安全監控攝像頭拍攝到的襲擊畫面顯示,他們用椅子和金屬拖把柄將受害者毆打致死。其中兩名罪犯被判處死刑。隨后,媒體報道了該組織施暴、勒索、滲透基督教社區和綁架基督教徒的歷史。

        然而,該組織并沒有消亡。龍代兵和其他受害者的經歷表明,“全能神”仍然在千方百計吸引新成員。

        2020年9月,龍代兵在重慶老家張貼的尋人啟事。圖源:第六聲

        像龍代兵的妻子一樣,“全能神”的信徒最終會離開他們的家庭。2017年,中國反邪教網正式上線,該網站創建的目的之一是幫助受害家庭找到那些加入邪教組織后離家出走的親人。該網站發出了數百個尋人啟事,其中包括龍代兵的妻子。

        “每次我們群里的人和親人團聚并感謝我時,我都很感動,我都記得很清楚?!?/font>

        ——陳新,“反全能神聯盟”負責人

        許多“全能神”受害者的親屬還會求助一個名為“反全能神聯盟”的民間組織。該組織的負責人是一位中年男性,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使用的網名是“滅神”,化名“陳新”。他的前妻于2011年加入“全能神”,從此銷聲匿跡。

        據專家介紹,“全能神”通常以農村地區女性為目標,她們的丈夫多為農民工,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遠離家鄉。在中國,有3000多萬這樣的“留守妻子”,她們留守在村莊里照顧孩子和老人,伴侶不在身邊。

        當初,陳新在城里做電腦顯示器銷售工作,妻子留守在安徽省東部農村的家中。在此期間,他的妻子逐漸開始相信一種所謂的“宗教”,后來陳新在網上查詢發現是邪教。

        陳新拼命想改變妻子的想法,但似乎毫無作用。陳新告訴“第六聲”:“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并沒有解脫。我每天在網上尋找解決方案,偶然發現了一個名為‘反對全能神,拯救你的親人’的QQ聊天群。這時我終于找到了可以堅持下去的理由?!?/p>

        就是在那時,陳新意識到自己并不孤單。他對“全能神”恨之入骨,很快就成為聊天群中最活躍的成員。2012年,在妻子離開后,陳新建立了一個網站和數十個微信群,致力于在中國各地尋找加入“全能神”的人。當地一些警察也加入了他的群,幫助搜尋。多年來,陳新幫助了170人回歸家庭。

        陳新說:“這是一個極其艱難的過程,我甚至無法說服自己的妻子回來。但每次我們群里的人和親人團聚并感謝我時,我都很感動,我都記得很清楚?!?/p>

        寧夏回族自治區區委黨校的宗教研究者、“全能神”問題研究專家王雨表示,離開“全能神”并不像加入“全能神”那么容易。該組織的信徒假扮成基督教神職人員接近人們。他們通過閑聊來吸引人們,談論日常問題,這也是他們傳教的主題。王雨說:“‘全能神’通常從抱怨家務、抱怨不得不留在村里照顧孩子開始。然后慢慢地,他們會轉而將人們的痛苦和孤獨歸咎于社會?!碑斣摻M織成員(通常是加入時間相對較短的成員)決定退出時,一個更高級別的教中頭目會告訴他們,放棄后將會遭受嚴厲懲罰。

        “她們(來自農村地區的婦女)通常會把宗教視為傾訴心聲的一種方式?!?/font>

        ——王雨

        2014年,《中國新聞周刊》采訪了一位39歲的女性,她在加入“全能神”12年后脫離該組織。她描述了自己是如何迫于壓力,捐出積蓄,并為其他追隨者提供住所的經歷,這是“全能神”要求她“全身心奉獻”的其中一種形式。2011年,該組織開始專注于宣揚“世界末日”(譯注:2012年,非法宣揚活動達到頂峰),并將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圖像和視頻用作末日來臨的證明。信徒們被迫一遍又一遍地觀看。從地震廢墟中拖出半截尸體的畫面一直困擾著這位女士,她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我每天晚上都做噩夢,夢見自己吐血而死?!睆哪且院?,她認為發生在她和家人身上的一切不好的事情,都是對她沒有成為一個更好的信徒、沒有充分履行她的全部奉獻義務的報應。

        王雨說:“生活在農村的女性,尤其是年齡稍大的女性,在適應新事物方面有更多的困難。所以她們會把宗教視為一種傾訴心聲的方式。她們中的許多人并不是真正想弄清自己的信仰到底是什么。對她們來說,宗教提供了情感宣泄?!?/p>

        王小平認為,他的妻子加入“全能神”并離開7歲的兒子的原因,是因為妻子單純。而最初吸引他的,也正是妻子單純的品質。他不確定妻子是什么時候開始接觸這個組織的,只知道大約一年前,妻子離開了重慶的老家。

        王小平夫妻房間里的壁紙,重慶,2020年9月。圖源:第六聲

        29歲的王小平通過網絡聊天與妻子相識,不久之后,他們成為戀人,并為人父母。隨后,這對夫婦離開家鄉,前往東部城市杭州的工廠打工。兩年后,王小平的妻子回到村里照顧他們的兒子。兒子留在農村由爺爺奶奶照顧,丈夫在城市掙錢,這是農村夫妻之間的一種常見安排。當時王小平還覺得這樣的生活模式挺不錯。

        但是王小平說他的岳母一直信教,他們夫妻剛搬到一起住的時候,岳母遞給王小平一本模仿《圣經》的書。在他模糊的記憶中,書上寫著“神、羔羊和一些歌詞”。王小平說:“現在回想起來,我早些明白就好了。當時我聽說在附近村莊有‘全能神’的信徒。那時候我老婆說她想去參加幾天‘全能神’的集會,她開始信這個教的時候,我感到非常震驚?!?/p>

        “我記不清了,她好像說了一句讓我等著她回來?!?/font>

        ——王小平,“全能神”信徒的丈夫

        驚訝很快變成了煩惱。王小平急忙趕回家,試圖說服他的妻子不要追隨“全能神”。他始終認為這件事很危險。然而,干預并不順利。妻子怒氣沖沖地拖著行李箱,回娘家去了。之前每次吵架后,妻子都會這樣做。王小平在翻看兩人的照片時說:“盡管偶爾會吵架,我們的關系一直都很好?!痹谝粡堈掌?,他的妻子留著直劉海,笑容燦爛。

        王小平決定第二天回去工作,留下他的妻子,等她恢復理智。在回杭州的火車上,妻子打來電話。王小平說:“她讓我照顧好自己,好好上班,別胡思亂想。我記不清了,她好像說了一句讓我等著她回來?!边@句話是他們夫妻的最后一次交談。他的聲音漸漸變為低喃。

        對于妻子最終的離去,王小平不知道該怪誰。怪他的岳母?他認為岳母對妻子傳教了。最糟糕的是,王小平不知道妻子是否會回來。他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他的生活。目前,他把兒子留給父母照顧,自己回到杭州工作以維持生計。

        2020年9月,重慶,王小平和他的兒子站在房子外面。圖源:第六聲

        王小平說:“去年孩子的生日是媽媽陪著過的?,F在孩子想讓我給他另找一個媽媽?!苯衲辏?020年)9月,王小平請了幾天假,陪在孩子身邊,他最擔心的是兒子的學習成績。幸運的是,他的父母仍然健康,能夠幫他照顧孩子。

        妻子離家出走,龍代兵決定辭去在上海的工作,這樣就可以照顧還在上小學的孩子以及年邁的父母。他已經放棄尋找妻子,房間角落里藏著一堆積滿灰塵的尋人啟事。龍代兵說:“我現在做什么都不能集中注意力。晚上睡不著。畢竟這是一段20多年的感情?!?/p>

        盡管已經放棄了挽回前妻的念頭,陳新仍然花了大量時間和他的“反全能神聯盟”一起對抗“全能神”。他說:“我的生活向前邁進了?!钡c此同時,他似乎仍沒有接受前妻的離開。

        陳新說:“當時我做了我能想到的一切?,F在我懂得更多了,如果事情發生在今天,我肯定能找到解決辦法。但一切都已經太遲了?!?/p>

        分享到:
        責任編輯:向陽
        完美视频大全_影视大全_全看网_全视频TV_好看的电视剧免费在线看 _ 完美视频大全